第十二章 我导致的世界大乱?

小说:我的外星遗迹 作者:苏牧武 直达底部

    现在还有“大人”这种称呼?

    那声音带着极重的谄媚,又刻意压低嗓子,陈默没分辨出来,只是觉得有些不对。

    脚步声继续向院子里延伸,那个被称呼为大人的家伙,始终没有回应,只有开始那人在不断的说话。

    “大人,房主已死,但是痕迹很奇怪。”

    “您看,这老头脸上一半惊恐,一半悲伤,看齿痕应该是大型犬类,说明是被自家宠物撕咬而死的。”

    “奇怪之处正在这里。”

    “身具灵气敏感体质,却因为体弱、气虚、意志不足等等原因,顶不住灵气冲击而变成的怪物,对于血肉食物有着变态的渴求。”

    “这头畜生啃掉嚼碎房主的大半身体,却不吃,沥沥拉拉洒落一地,肉量只少掉微不足道的一点点,简直太不正常……”

    肉量二字,恶心得陈默差点吐出来。

    相比那两个神秘人,他知道一个关键信息,因此眼前立即浮现出一幕恐怖的景象。

    昏暗的房间里,小白疯狂的撕咬着王大爷,狼吞虎咽,眼眶里熊熊燃烧着饥饿的火焰。

    然而,无论它怎么吃,血肉都会从它的身体里漏出来。

    因为,它已经没有任何正常的身体构造,只剩一副骨头架子!

    食欲得不到满足,一盘狗排烦躁的在房间里走来走去,想要嘶吼,却发不出声音,挂在肋骨上的血肉不断的掉落,滴滴答答,整个屋子里到处都是它留下的痕迹……

    麻蛋!好吓人!

    陈默向来天不怕地不怕,拎着一块板砖就敢向四个混混发动冲锋,负伤见血眉头都不皱一下。

    但是此刻,他是真的被自己的想象吓到了。

    冲击,来自于未知。

    恐惧,源自于神秘。

    今天发生的一切,将他用20年养成的世界观,瞬间粉碎。

    不过,他毕竟不是长在温室里的花朵,而是真正经历过社会考验的半拉成年人,因此还是很快就整理好情绪。

    于是,立刻就注意到神秘人透露出来的信息。

    灵气敏感体质?

    灵气冲击?

    这些人和动物发生异变的原因,就是这个么?

    虽然不太了解具体的理论,但是从字面意思上,仍旧很好猜。

    灵气就是魅歌位面中的那种神秘能量,向地球流动的过程中,激发一些体质敏感的人的反应。

    挺过去应该就会变强,挺不过去……大娟就是例子。

    照这么说,拥有这种敏感体质,其实原本应该是一件好事。

    只不过,灵气涌来的速度太快,过程太激烈,形成所谓的“灵气冲击”,反而让好事变成坏事……

    咦?!等等!

    大变发生在我进入魅歌位面之后,此前虽然就有异象,但是变化过程还算平缓。

    难道说……

    是因为我打开了魅歌位面?!

    陈默被自己的猜测吓到了。

    仔细想想,却又非常合乎逻辑。

    虽然不清楚魅歌位面为什么会与地球相连,但是在今天以前,两个位面并没有彻底打通。

    斗皇充能完成,打开遗迹,是一个标志**件。

    标志着一个新纪元的到来。

    新时代究竟是什么样子的,陈默心里真是一点谱都没有。

    如果网络没有断掉,还可以通过论坛、社交平台等渠道了解外面的情况,现在,却是完全的两眼一抹黑。

    不仅如此,刚刚出现的两个神秘人,又将迷雾扩大一倍。

    他们是什么人?

    为什么会知道那么多?

    来这里有什么目的?

    那个下属口吻的神秘人,很快就亲自解答了陈默的一部分疑惑。

    “大人,灵气爆发点应该就是这里,那头怪物很可疑,我们要不要顺着痕迹去追追看?”

    被称为大人的家伙还是没有出声,陈默只听到,脚步慢慢走出王大爷小院。

    “吱呀”一声,小院大门被关上。

    然后,脚步一点点靠近。

    陈默心头一凛。

    他们在找“灵气爆发点”?!

    如果没猜错的话,那应该就是……自家小院?

    脚步声在大门口停下,陈默第一次听到那位大人开口。

    “里面,有个,活人……”

    那嗓音,就像捏尖了嗓子的大太监,揪着人的耳朵往里面扎,偏偏又两字一顿,令人难受得想要吐血。

    陈默实在按捺不住好奇心,再加上已经被发现,索性心一横,撑起半边身体,透过窗帘缝隙望向院外。

    城中村的小院,院墙只到常人胸口,陈默的角度,恰好能够看到那个神秘大人的半张侧脸。

    只可惜,他的头上扣着装神弄鬼专用的兜帽,又深深的垂着头,陈默只看到一只燃烧着熊熊碧炎,仿若鬼火的眼睛。

    大半夜的看到这么一个玩意,当真有点吓人。

    那位下属立即请示道:“大人,我去处理掉他?”

    鬼使摆摆手,转身就走。

    “不必,他已经,是死人。”

    你特么才是死人!

    有种进来接我一爪子?

    小默哥被气得想打人,但是见那两人毫不迟疑的转身离去,也就作罢。

    他没看到的是,就在那位大人转身的时候,对着厢房轻轻一弹手指。

    下一秒,陈默就毫无征兆的咳嗽起来。

    听到这阵剧烈得像是要把肺叶咳出来的声音,那下属由衷送上马屁:“大人神威无敌!”

    鬼使再次恢复沉默,不复言语。

    ……

    疼!

    陈默只觉得肺子里火辣辣的疼,就仿佛是有什么东西在滋生,迅速破坏、堵塞气管。

    先是咳嗽,咳几声以后,开始窒息。

    那种肺部被抽空,连带着大脑也被抽空的感觉,是如此的痛苦,让陈默生出一股莫大的恐惧。

    “我就要死了么?”

    “不!我不甘心啊!才刚刚得到斗皇,还有那么多事没做……”

    强烈的求生意志,让陈默在刚刚想起斗皇的时候,意识就注视到那团紫光。

    一片漆黑的意识海里,光团突然轻轻一颤,光丝瞬间延伸至无穷远处,刺穿无垠的意识海。

    下一秒,一股清凉似水流的东西在身体里流过。

    来自高等文明的能量摧枯拉朽,于短短一刹那之内,便将那些负面的东西涤荡一空。

    陈默摸摸胸口,只觉得刚才发生的一切仿佛是幻觉。

    但是,肺叶里残留的疼痛,以及浑身软绵绵、脱力般的虚弱感,完全可以证明,自己确实在鬼门关前走过一遭。

    陈默心里的怒火熊熊燃烧,烧得双眼赤红。

    王八蛋!不要让我知道你们是谁!

    否则,默爷我一定送你们去见大娟,让她羞耻play你们一万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