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95章 坟场空间

小说:天才高手在都市 作者:冷云邪神 直达底部

    这一对好比欢喜冤家吵个不停,却不会因此伤了感情,毕竟已经密不可分,好到穿一条裤子都嫌肥,又怎会闹翻了,越是这样子,关系越是亲密,都没把对方当外人。

    说归说闹归闹,秋羽也有些后怕,如不是小九及时出手,后果不堪设想啊,若自己也变成雪国老国王那样疯癫,简直生不如死啊。为了稳妥起见,他运功驱动灵力检查一番,惊奇的发现,体内多了个神秘未知的空间,里面萦绕着黑色雾气,细看之下还有这许多大小不一的坟墓,愈发显得诡异。

    刹那间,秋羽未免觉得后脊梁涌现寒气,怎么回事,那里出问题了,为何多了个坟场似的恐怖空间,莫非是走火入魔留下的后遗症吗?

    相形之下小九显得极为镇定,俏脸笼罩着寒霜厉声呵斥道:“慌什么,有老娘在呢,刚才已经把你从疯魔中拉回来了,怎么可能还有不妥,待我查看一下究竟怎么啦。”

    随着小妮子身形旋转白光闪烁间,已然在识海内消失了,转瞬间,小九出现在另外那个空间外面,脸色亦变得凝重,觉得不对劲,她双臂挥动间,后面的六条大尾巴荡出源源不断的白芒,想要覆盖在空间之上,然而却遭遇阻止,其中涌现极为诡异的力道,使得白芒不能靠近。

    非但如此,小九身形也是巨震,不由得花容失色,颤抖着向后退去,只觉得体内气息翻腾简直难以忍受,她眸中涌现疑惑之色,略一思索,却忍痛展颜露出笑意,嗔道:“大惊小怪的,你小子也沉不住气啊……”

    秋羽脑海中灵光一闪,也就猜到了几分,忙不迭的道:“莫非这是修炼夺魄**形成的?”

    “没错……你的夺魄**已经有所成就,加之此次炼化高手魂魄太多,形成一种神秘能力存储在体内,估计关键时刻能够派上用场,所以用不着担心,说明你的邪功越来越厉害了。”

    话虽这样说,秋羽心底却有着隐隐的担忧,觉得体内的坟场太过瘆人,也许会成为隐患,夺魄**完全炼成以后威力奇大,却有着诸多危害,若不能完全掌控,也许会玩火**啊。

    只不过想要快速增长修为,纵横于神芒大陆,修炼邪功俨然是一条捷径,反正已经上道了,再也没有退路,那就顺其自然吧。

    如此想来秋羽也就释然,心里也叮嘱着自己,将来除非遇到极为歹毒的敌人,否则不会轻易施展邪功,只是作为保命护身的手段罢了。

    这小子收起黑魂幡,凭感觉自己在泥土中流连了数个时辰,外面天已经大亮了,他暗自寻思着,自己在雪国待着的时间够长了,如今尘埃落定,他和雪莎算是情定终身,也到了该离开的时候。

    心里刚有如此念头,就获得九尾天妖的肯定,小妮子撇嘴道:“可不是嘛,你早就应该走了,还有许多事要办呢,最起码灵境之行筹划好久了,到现在也没开始实施。”

    在小九看来什么责任道德都无用,荣华富贵一场空,儿女情长亦不足为道,只有抓住一切机会修炼晋级才是正途,秋羽要做的就是竭尽全力更上一层楼,千万不要牵绊太多,免得成为王者之路上的障碍。

    “是啊……”秋羽略微沉吟片刻,也有所顾虑,毕竟翼国和雪国的战争还没有结束,前者随时都会卷土重来,若自己贸然离开了,雪国陷入危难之中怎么办,岂不是前功尽弃,有点太对不住人家,况且雪莎落入险境怎么办。

    就在昨夜的宴席上,秋羽还信誓旦旦的表示不离不弃,誓与雪国共存亡呢,岂能一走了之,最起码也要搞定这一切啊,免得有后顾之忧。

    发觉此子有些踌躇,小九没好气的道:“瞧你怎么啦,总是婆婆妈妈的,雪国的存亡与你有什么关系,就是雪族的人全死了又如何,你若舍不得,只需把雪莎那妮子带走就行了,其余的任他们自生自灭就好了。你也是人,不是神,拯救不了世界,还是省省吧。”

    秋羽却固执的道:“那可不行,既然我插手了,就要管到底,做人没有原则与畜生有何区别……”

    小九觉得这话有些刺耳,涨红了脸庞怒道:“你骂谁畜生呢?”

    秋羽为之一怔,陡然间醒悟了,这妮子是狐狸出身啊,自己言语间总得有点顾虑才是,他忍住笑意道:“不是……我怎么敢骂你呢……”

    “哼……”

    外面已然日上三竿,地下的泥土中依旧一片黑暗,秋羽如同鱼儿似的游走其中,心里打定主意要去翼国走一遭,哪怕是龙潭虎穴也要闯入其中,看能否绑了目标回来。

    再看寝宫之内,雪莎醒过来了,睁开了一双妙目,昨夜里被臭小子折腾的太累,以至于睡得甚是香甜,只是睁眼不见了心上人,未免觉得奇怪,连忙起身更衣,然后到处找寻,却始终不见对方踪影,也就慌了神,对方到底去哪了?

    通过询问寝宫内的宫女,根本没见到驸马身影啊,并未见到对方出去,雪莎更加觉得不对劲,连忙来到父王母后那里,告知秋羽不见了。

    得知这个消息,国王夫妇俩面面相觑,都觉得难以理解,云灵王后蹙着眉头脸色不悦的道:“他这是怎么回事啊,说来就来,说走就走,以为皇宫内院是他自己家啊,最起码去哪也要说一声啊,就连莎儿都不告诉,太过分了!亏本宫还那么看好他,日以继夜的赶制了蟒袍给这小子,白瞎一片苦心了,还说什么要与雪国共同御敌,突然间就跑了,真是知人知面不知心,太不可靠了。”

    雪莎正心烦意乱呢,被母后这么数落着,也就更加烦躁,忍不住反驳道:“他根本不是这样的人,您就别说了……”

    云灵王后冷哼道:“那他是什么样的人,不管怎么样,去哪总得告知你吧?”

    雪明国王板着脸孔暗自思虑着,沉声道:“王后息怒,此子应该不是临阵逃脱,否则上次与翼国高手作战也不会以命相拼了,他是天纵奇才,绝对不能以常理推测,应该有自己的想法吧,不用太多责怪,就等等吧,也许用不了多长时间突然间回来也不一定呢。”

    既然夫君如此说了,云灵王后脸色也就缓和了些,开始解劝女儿不用着急,毕竟此子道行太深,绝非寻常之辈,也许就应了世外高人的那句话,神龙见首不见尾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