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六章 昔日女奴今笑傲

小说:一剑斩天龙 作者:离人望左岸 直达底部

    江南道今年的初冬显得格外寒冷,飞雪落幕大地披白霞,萧索沙洲不见寒鸦,瘦鱼沉底江面少见船家。

    某处小镇的打铁铺,当啷之声遥遥传开,似乎想要给这个寒冬,带来一丝暖意和生机。

    祝天瑶已经将身上的黑衣都换了下来,白色的紧身劲装贴身暖和,外罩遮挡御寒的披风,似乎与周围的雪景融为一体。

    作为暗河的现任行走,她的第一次任务可谓以失败告终,而令得她任务失败的,却是上一任行走的徒弟。

    或许很多人会觉得惋惜,这毕竟会给这一任行走的名声蒙上灰尘,说不得要对熊周说三道四。

    然则如果他们知晓,这位行走的第一次任务,是刺杀前任行走逍遥子的师父,或许就不会做如此想法了。

    老人们之间的恩恩怨怨,本不该由他们来继承延续,不过事关暗河的未来兴衰,作为现任行走,祝天瑶说什么也要将任务进行到底的。

    她已经蹲守在打铁铺外面整整三天,里面的打铁声音却日夜未歇,她想要潜入其中,暴起发难,但想着老铁头的武力,只有选择等待,她在等待老铁头为锻造而将力气消耗殆尽,那时才是她出手的最佳时机。

    期间还有好几拨官兵的探子尾随而至,为了亲手完成任务,她不得不将这些探子一一清理。

    她是暗河行走,所以同样秉持着不杀无辜之人的信条,所以对于这些探子的处置,也耗费了她许多力气。

    只是她没想到的是,她在外面等着老铁头耗尽力气,老铁头此时却在铺子里喝着烈酒,与之对饮的,乃是瞎眼纹面的老人!

    熊周麻木的挥舞着手中的铁锤,每一次铁锤锻打在厚厚的大铁饼上,都震得他全身疼痛难忍,但他还是坚韧地再次举起铁锤来。

    他看着大铁球被烧得通红软化,而后接过老铁头手中的铁锤,花了整整三天三夜,才将铁球,锻成了厚厚的铁饼。

    铁饼还要继续锻打,经历无数次锻打和塑形,才能够成为剑胚。

    他以前并不知道自己有多大的力气,现在总算是有了一个清晰的概念,他以为老人是想要老铁头为自己锻造一柄绝世名剑,没想到做苦力的却是他自己。

    纹面老人慢悠悠喝着酒,他确实希望老铁头能够锻造出一柄绝世名剑,但并不是真的用大铁球来做胚子,而是将熊周这块“胚子”,锻成一柄真正的名剑!

    祝天瑶在等着老铁头耗尽力气,而老铁头却在喝酒,等着熊周锻剑,熊周却等着纹面老人的指点,至于纹面老人在等待什么,也就不是常人所能想象的了。

    老铁头还在等着又一柄名剑问世,他所锻造出来的另一柄名剑,却在江南道的北面,拼命地爬着榜。

    西北多马帮,江南则镖局居多,此时一支十几人的小镖队,正在避风的山脚下安营扎寨,等待明日风雪初霁,才继续北上。

    白日多艰辛,夜晚自当早早歇息,然则夏芸作为主人家,自当担起重任,借着摇曳火堆,警觉着四下环境,身周数丈之外就模糊了起来,若非白雪映照,当真有些让人心悸。

    不过她也不是寻常女流,长剑倒插旁边雪地,触手可及,帐子里的兄弟们也是勇武善战,枕兵而卧,稍有动静,即如惊狼崛起,却也不怕旁人偷袭。

    风雪渐渐小了些,到得下半夜,左边帐子却窸窸窣窣的钻出来一个人,岚经历了这许多事情,身子也是丰腴有力,不再弱不禁风,只是眼眸之中仍旧难脱那股子清泉般的纯净,并不像久经血腥的武林人。

    “姊姊,你说少爷会找得到我们么…”

    岚随意挨着夏芸坐下,抱着膝盖,又扯了扯身上的毡子,目光却是呆呆的望着火舌,习惯性的想起了自家少爷来。

    局势已趋向于明朗,官家那位已经出手清场,袁至罡父女、唐门以及霹雳堂的余孽,都汇聚一堂,他们手中有地图,自然要比夏芸带领的白神宗有着优势。

    不过如此也好,神砂的黄符人也将刀锋转向了三派联盟的身上,对夏芸这一支人马“照看”不多,也给了他们一些活动喘息的机会。

    夏芸嘴唇翕动,但最终还是没有回应岚,轻轻捏了捏她的肩头,兀自钻入到帐子之中,她需要保养气力,下半夜也就由岚来值守。

    夏芸离开不多时,右边牛车后面却是传来踏雪之声,脸膛青涩的少年郎肩挑一杆枝桠,上面却是三两只遭殃的猎物。

    流年也不打招呼,径直坐到了岚的身边来,没多少言语,兀自整顿猎物,不多时就已经放到火上烧烤起来,香气渐渐弥散开来。

    一些个老油子闻到肉香,纷纷爬起来,顺带将酒葫芦也捎上,火堆也是添柴加火,逐渐旺了起来。

    几个老酒徒甚至连大锅都给支了起来,口水被引动,偷偷摸了一只弩,悄无声息没入山林之中,不多时就寻得一只雪地狍子,扛着回来,三下五除二就下了锅,撒下一些干菇等调剂料,将酒葫芦放入锅中温热,一时间将营地的人都叫醒了一大半。

    细刀切嫩肉,畅饮热酒葫,这雪夜也渐渐被人气给温暖了起来。

    岚捧着手中焦黄流油的带皮嫩肉,却是想起了少爷做的鱼,闻着周遭烈酒的味道,想着客栈一夜,与少爷第一次饮酒的光景,眼眶顿时红润了起来。

    那是她与少爷共同度过的最后一个夜晚,而后两人就分离至今,不得相见,这又让她如何不心挂思念…

    流年大口吃肉喝酒,其实小心眼儿一直关注着岚,此时见得小丫头泫然欲泣,不由眉头一挑,略显轻浮的吹了个口哨,戏谑说道。

    “哟,咱们的小丫鬟又思春了?要我说,你还是别想着那个没用的少爷了,跟着你流年大爷,保你过得潇潇洒洒,又何必整日焦愁,一点不爽快!嘿嘿嘿…”

    老油子们一个个都是人精,当下也是配合着起哄,虽然笑得放肆,但岚知道,他们心里都没有邪恶的念想,只是挑逗一下她,权当笑话罢了。

    虽然流年经常在她面前说少爷如何窝囊,可她知道,一旦大战开启,这些人,可都是愿意给少爷卖命的。

    不过流年也是触了她的霉头,如果是之前的岚,此刻或许早已羞红脸掩面躲入帐子之中了,可现在的岚,却完全不一样。

    只见她无邪微笑,如邻家小妹一般开口问道:“流年哥子既然说我家少爷没用,不知你又有何夸耀之处?”

    岚此言一出,老油子们不由捂腹偷笑,这不正是撞到了刀口上么,小流年这都吹嘘了小半年了,还不是那一套?

    果不其然,流年陡然昂起头颅来,极为严肃郑重地拍胸脯竖拇指:“某乃禁榜第六的高手!你家少爷第几?哼哼!”

    老人们就喜欢看这两个小孩斗嘴,此时也是看热闹不嫌事大,纷纷附和,让流年心头着实舒畅了一番。

    不过他们很快就哑口无言了,因为岚不紧不慢的问到:“既是第六,敢问第五是哪个?”

    流年心头隐约有种不详的预感,脸上笑容也是僵硬起来,一名老人见他不答,强忍着笑意给岚回答道:“禁榜第五乃是西北大漠青木堡的首席,人称闭眼落雁的杨羿是也!”

    岚的笑容已经有些异样味道,紧接着问道:“却是不知如今这位禁榜第五境遇如何?”

    老人们也都知晓了岚的意图,纷纷倒戈助战,赶忙应声道:“自然是死了。”

    流年的脸色已经很难看了,他此时坐也不是站也不是,高昂着头,嘴角却是微微抽搐起来。

    不过岚最终还是给他补上了最后一刀。

    “不知这杨羿是如何死的?”

    老人们已经忍不住心中笑意,看着流年站着死撑面皮的样子,其中几个连酒水都笑喷了出来。

    岚将手中的烤肉硬丢给了流年,轻轻一笑,钻入了夏芸的帐子里。

    流年将手中烤肉往老油子人堆里丢,还扑入人堆里,作势拳打脚踢,口中大骂:“没义气啊!吃白食的老狗子!没义气啊!!!”

    营地笑成一团,因为老人们都知道,这禁榜第五,乃是死于巨缺剑下!

    出来行走江湖,自然诸多心计傍身,他们也知晓深夜喧哗,会引来极大的危机,然而大半夜的,他们却是暂时放下了警觉,饮酒玩笑,却是早先已经试探出了夏芸的态度来。

    夏芸不出面阻止,他们自然也就放肆起来了。

    再者,在营地之外数十步远处,还有一个黄牙老人,盯着营地打闹的人群,咧嘴笑着呢。

    岚进入帐子之后,发现夏芸并没有睡,而是痴痴地窝在毡子里,出神听着外面的动静,见到岚进来,笑着招了招手,将岚拉进毡子里,相依着取暖。

    她摸了摸岚的头发,想着这个倔强的女仆已经变得这么厉害,心里也是不由唏嘘。

    她和流年都可以算得白神宗之中最为出彩的青年天才,然而自从岚跟着她和流年习武之后,她才明白何为天才。

    她不由想起了熊周的身份,更想起了白神宗的隐秘传统,或许,岚真的就是那个侍剑之人了吧。

    二人还想着嘀嘀咕咕说些要紧话儿,却陡然听到帐子外响起刀剑铿锵之声!

    夏芸面色一寒,与岚快速起身,抓了兵刃就冲了出去,到底还是来了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