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二章 恍然大悟

小说:魔偶师日记 作者:偶尔拉疯 直达底部

    第一百九十二章恍然大悟

    炼金术师公会通往水蓝岛码头的大道上,一个美丽的少女正飞快地奔跑着。手打小说['www.26dd.Cn']免费文字更新!(手打小说)一头金色的长发放肆飞扬,自责、焦急、悲伤种种情绪在她脸上交织成一幅凄美的画卷。

    她就是杰西卡,刚刚从普尔特弥斯的家门口离开。

    她本来是想去寻求普尔特弥斯的帮助的,却从他的管家口中得知了他天黑之前就进入了浮空城的消息。

    考虑到挟持了托尼的哪些人很可能从水蓝岛唯一的码头逃离,她一面放出“公主”在高空中寻找托尼的踪迹,同时自己半刻不停地朝码头的方向飞奔而去。

    没有保护好托尼的安全,眼睁睁地看着他被敌人掳走,深深的自责机选了杰西卡全身上下的每一个细胞。如果不是还想着把托尼从格兰杰手上救下来,还有这个唯一的信念支撑着她的身体,她也许在托尼被掳走的那一刻就被彻底击倒了。

    此时此刻,杰西卡倾尽全力奔跑着,就像一阵风。

    她不敢去想在那头找不到托尼怎么办,也完全没有去想依靠她自己的力量怎样才能成功把托尼救下来,她只知道不停地奔跑,一秒钟也不愿意停下来。这种情绪是如此的强烈,已经成为了她身体的本能。

    她不能放弃,那种后果她无法承受——与灵魂契约无关。

    忽然间,一声响亮的鹰啼将她的意识从本能的奔跑中唤醒。杰西卡惊喜地抬起头,激动地抱住从天而降的“公主”,脱口而出:“你找到他了?”

    短短的一瞬间,杰西卡就通过与“公主”的意识交流确定了托尼的位置。

    下一刻,她只觉得全身上下的每一寸肌肉都脱离了她的控制,以一种极为僵硬的姿势重重地摔倒在地上。

    虽然她拥有吸血鬼的血统,但毕竟属于生物范畴,而不是一具不知疲倦的魔偶。一直保持这具身体所能达到的极限速度奔跑,杰西卡的身体早就超出了负荷。没有停下的时候,还能依靠一鼓作气的惯性支撑着身体的动作,但是在一旦停下来,再加上得到托尼的消息后情绪变化太大太快,杰西卡不堪重负的身躯终于崩溃了。

    这就像一个普通人以百米冲刺的速度跑马拉松,哪怕是**最强大的黑龙,也无法始终保持自己的极限速度。

    如果杰西卡不是一个血族而是一个普通人类,恐怕连命都已经没有了。

    “公主”不知所措地飞了起来,落在杰西卡身边,它无法理解为什么自己的主人会突然倒在地上。难道是因为自己太重了?但以前主人经常这样抱着自己的呀?

    “带我去找他”

    杰西卡挣扎着想要站起来,但她高估了自己对身体的控制力,也低估了身体所受到的损伤。剧烈的疼痛刺激着本就残破不堪的身躯,细密的汗珠从杰西卡额头上浸出,她拼命咬着牙,却连一根小指头都指挥不动。

    “公主”绕着杰西卡低低地盘旋了一周,又重新落在了原地。它困惑地低着它毛茸茸的脑袋,用它的喙轻轻碰了碰杰西卡在巨大的痛苦下扭曲变形的脸庞。它不明白主人为什么下达了命令,却躺在地上没有跟上来,从来没有出现过这样的情况,它不知道该怎样处理。

    深吸了一口气,杰西卡眼睛里绽放出一道决然的光芒。

    一股充满血腥气息的力量从她的心脏爆发出来,使她全身的血液都迅速升温,如同沸腾的蒸汽,渗透进了身体的每一个细胞。杰西卡外表看上去没有任何损伤,但实际上内部已经千疮百孔的身躯,竟然转眼间就变得焕然一新,原本数不清的创伤都消失得无影无踪。

    这就是血族秘法的效果。

    但没有什么是可以凭空得到的,这样的秘法不是没有代价的。但是这个时候,杰西卡已经顾不了那么多了。

    “公主,我们走”杰西卡轻盈地一跃而起。

    一声欢快的鹰啼划破夜空。

    ……

    托尼感觉比坐云霄飞车还要刺激一万倍,被格兰杰带着从高空中毫无征兆地急速下降,在几乎撞到地面的同时,陡然一个拉升。以超过四百码的速度在一栋栋大楼间穿行,身边的景物拉扯成一根根长线,有几次都差点撞在大楼上。

    他从来不知道,原来魔偶师也可以飞得这么快。

    终于,在将那群妖魔骑士远远地看不见影子之后,格兰杰放慢了速度。

    托尼也总算放下了几乎提到嗓子眼的心脏,他觉得自己还没有死掉真是一个奇迹。他应该庆幸这具身体没有先天性心脏病。

    心跳渐渐平缓袭来,托尼愕然发现,不远处就是炼金术师公会总部那座壮丽恢弘的高塔。

    难道是格兰杰被那群妖魔骑士追得太紧了,慌不择路竟然跑到了这里?

    要知道这里可不是其它什么地方,而是炼金术师公会的总部,用脚趾头都能想到这里的防御力量有多恐怖。格兰杰不但不避开这里,反而主动靠近,托尼觉得自己的脑袋不够用了。

    托尼知道,拉鲁夫他们四处搞破坏,肯定会将大量守卫力量吸引过去,炼金术师公会总部的防御力量也可能因此而削弱。但再怎么削弱,这里对入侵者而言也绝对比其它地方危险得多,格兰杰怎么也不该主动往这里闯啊?

    在离高塔不远的一个巷子里,格兰杰停了下来。

    托尼可以看到大量的血色军团的战斗魔偶师乘着魔偶在周围巡视,不过格兰杰始终隐藏在阴影之中,刻意避开了他们的视线,所以并没有引起注意。

    藏身在巷子里,这种仿佛做贼的感觉让托尼不知不觉变得紧张起来。

    相比而言,格兰杰则显得平静得多。仿佛这里不是炼金术师公会的总部,而是他家的后花园。

    镇定下来,托尼不是没有想过故意制造一些动静引起那些守卫的注意。但他很快推翻了这个想法,他现在还对沙滩上白银之手铺天盖地的飞轮心有余悸。他不知道这些守卫是不是也热衷于类似的无差别攻击,这里的守卫远比沙滩上多得多,万一格兰杰没办法顾及到他,那他岂不是……

    忍不住打了个寒颤,托尼注意到格兰杰又拿出怀表看了看。就在这时,一个略感熟悉的声音从背后传来:“早知道拉鲁夫那个家伙还没来,我也不着急过来了,人家玩得正高兴呢”

    托尼吓了一跳,转身才发现是克里斯蒂娜。她不知道使用了什么方法,竟然无声无息地出现在了自己身后。

    “你已经迟到了。“格兰杰依然是那种不带一丝感情的冰冷语气。

    “是吗?”克里斯蒂娜毫不在意地撇了撇嘴,“我还以为正好呢”

    她又把目光转向托尼,颇为好奇地问道:“你居然还带着他,这个小家伙是你的私生子吗?”

    听到这句话,托尼差点背过气去,忍不住腹诽道:“见过有把自己的私生子像困粽子一样绑城这样的吗?这分明是绑架好不好?而且自己和这位大叔的样子也没有任何相似的地方吧?真不知道这个女人的脑袋里想得都是些什么东西。

    不过想归想,托尼一点也不敢把自己的情绪表露出来。那记绝对领域的威力他可没有要尝试一下的想法,那么多白银之手的战士都在她手里变成了灰灰,要捏死自己更是像捏死一只蚂蚁那样简单。

    虽然托尼必须承认克里斯蒂娜是一个美女,但她同样也是他所见过的最危险的女人,没有之一。

    “来了“格兰杰突然开口道。

    与此同时,炼金术师公会总部的大门前的地面突然龟裂开来,守卫们还没有反应过来是怎么一回事,龟裂的地面陡然下陷,一个幽深的黑洞出现在地面上。

    “那是什么?”

    在惊呼声中,一个浑身覆盖着加壳,身体一节一节的像蠕虫一样的奇特生物从洞里猛一下钻了出来。

    怪虫张开硕大的口器,一道剧烈的火焰呼一下**出来。眨眼间,怪虫周围的一大片区域都覆盖在火海之中。

    至少有数十个措手不及的守卫变成了火人,他们在地上翻滚着,哀嚎着,很快就没有了动静。

    “该死的”剩下的守卫们怒目圆睁地看着这一幕,纷纷像怪虫发出了攻击。

    但怪虫似乎早有防备,一把火放完,马上就朝地洞里缩了回去。只有几道攻击落在它坚硬的甲壳上,但都没能造成多大的损伤。

    而怪虫刚刚消失在地洞里,就在所有人都认为它已经逃跑了的时候,一个人形生物又从里面跳了出来。

    凶猛的火焰似乎对它毫无影响,这个人形生物刚一出现,就在火海疾冲而出,以雷霆万钧之势将离得最近的一个战斗魔偶师的身体整个拍进了他脚下的魔偶里面,准确地说这个战斗魔偶师是以肉饼的形式被“镶”嵌进了他的魔偶里面。在他将第二个守卫撕成两瓣的时候,那具和它的主人不分彼此的魔偶才猛地爆炸开来。

    借着明亮的火光,托尼认出了那个人形生物的身份,他正是妖魔化的拉鲁夫。

    看着炼金术师公会总部前的熊熊大火,托尼总算明白了学院区大火的来源。

    就在所有守卫的注意都被拉鲁夫所吸引的时候,克里斯蒂娜从巷子里冲了出去,如同一架人形战斗机。

    与此同时,托尼只感觉身上的金属丝猛然一紧,格兰杰也动了。

    他的目标却不是那些守卫,而是——炼金术师公会总部紧闭的大门。

    两个旋转着的光球从格兰杰手中发出,分别发出黑色和白色的光芒,眨眼就飞到了炼金术师公会总部大门前。随着两颗光球合为一体,一声剧烈的爆炸骤然响起,火光四射,沉重的大门轰然洞开。

    “走”格兰杰冷冷地喊道,一马当先朝被破坏的大门冲去。

    “不愧是圣阶魔偶师才能制造的双极雷球,果然够劲,连黒陨金铸造的大门也不堪一击。”克里斯蒂娜赞叹道,一挥手解决了身边的对手,也毫不犹豫地跟了上来。

    然后是拉鲁夫,他也甩开了身边的敌人,紧跟着冲了上来。

    几人几乎不分先后地冲进了炼金术师公会总部的大门。

    地面和墙壁都是两米多厚的黑曜石,而用特殊手段进行过加固处理,加上除了仅有的几个出口,整座高塔都笼罩在一层强大的护罩之中,几乎完全杜绝了通过破坏墙壁和地面逃脱的希望。

    “往哪里走?”拉鲁夫一进门就问道。

    “跟着我就行了。”格兰杰答道,抬腿朝大厅最中央的旋转楼梯走去。

    “有入侵者”一声尖锐的高呼声响起,总部内部的守卫这时才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事。

    金属丝如臂使指地将两具迎面扑来的石像鬼腰斩,格兰杰的表情就像拍死了两只苍蝇,用他一惯淡漠的语气说道:“不要恋战,我们没有时间耽搁,这是唯一的机会。”

    托尼已经被彻底震惊了,他们这是在干什么?三个人就想攻打炼金术师公会的总部吗?难道他们一开始几乎没打算逃跑?

    现在这个样子,只要堵住仅有的几个出口,就是一个不折不扣的瓮中捉鳖的局面。

    托尼完全被弄糊涂了,麻木地看着他们在炼金术师公会总部里左冲右突,如入无人之境。格兰杰似乎对这里的环境极为熟悉,每一次转弯都没有任何犹豫。

    没有人能够挡住他们三个人的突击,他们毫不恋战,一路上都没有停下脚步。虽然身后的追兵越来越多,有守卫也有被“惊醒”的石像鬼和傀儡,其中不乏和格兰杰几个差不多的强者。如果几个人被追上,在这样狭窄的地形中,几乎没有任何逃脱的可能。

    几人在前进的同时还不忘记顺手在身后制造一些障碍物,加上格兰杰所选择的路线异常诡异,很难进行包抄,虽然看上去形势十分危急,但实际上,只要几人不主动减速,短时间内是不用担心被追上的。

    就在这时,一个气急败坏的声音从追兵中传了出来:“不好,我知道他们想去哪了,他们的目标是第五层通往兰蒂斯遗迹的空间裂缝”

    听到这句话,托尼眼前豁然开朗,之前所有的疑惑顿时都得到了解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