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五十七章 相互制衡

小说:头顶青天 作者:艾露恩 直达底部

    自从记入金融史的“白露危机”发生之后,水镜庄的一众女ceo就从早到晚忙碌起来,不是清算兼并,就是资产重组,把一项项产业收入名下。

    姬傲剑叫过小寻,“你也别闲着,一起去接收资本财富吧。”

    小寻不愿意,“我要侍候少爷,做那些事情非常浪费时间。”

    “傻丫头,这时候谁拿到了基本就算是谁的。”姬傲剑叹道,“若是你没有一点产业傍身,我飞升了之后也不安心啊。”

    “可是我在北方管着一些资产的啊。”小寻犹豫着说,“南方是八小姐的地盘,应该由珊瑚她们接手,我这要是去抢不太好吧?”

    姬傲剑咳了一声,“你想多了,这次七姐带着巨款南下,乃是一场合作收割的行动,那么对于胜利果实当然应该是彼此瓜分。”

    小寻愣愣地问,“是这样吗?”

    “当然是这样。”姬傲剑对她的迟钝十分无力,“七姐那边,西兰花总管带着一批人早已撸起袖子干了起来,就你还傻乎乎地呆在这里一动不动。”

    小寻弱弱地道,“那……我也去接手好了。”

    姬傲剑点了点头,继续说道,“还有,谁说南方的产业就应该全部归属珊瑚她们?这样极易形成地区性的垄断集团,若是尾大不掉,将来就会严重影响国家中央集权的效率。”

    小寻吓了一跳,“少爷,这不会吧?”

    “什么会不会的,这是历史规律,你以为在你们身上就会失效?”姬傲剑谆谆相告,“所以,必须让你们跨地区、跨产业的交叉控制,相互制衡,才能避免诸侯经济割据的最坏局面,才能让本家这几十年经营起来的基业不至于过分异化。”

    小寻听了越来越是惶恐不安,“少爷,你的意思是说我们会成为坏人吗?”

    “我没有说你们是坏人,只不过个人意志终究是难以抗衡天下大势的,不得不跳出人性的角度去做一些制度设计上的安排。”

    姬傲剑略带感伤地说道,“我本来以为我这一生,可以发动群众自己解放自己,建立这个时代的第一个公有制国家,没想到我家最后还是整了一堆托拉斯出来。”

    小寻问道,“那少爷为什么没有发动群众自己解放自己呢?”

    “工业时代的公有制经济是一项前无古人的实践,从摸索尝试到运作成熟需要很长的时间,而我在人间待不了那么多年。”姬傲剑喟叹着道,“相比较而言,集中力量发展民族资本,尽快形成本国性的垄断集团,以此抗衡外国的垄断集团,也算是一条成效较快的强国之路。”

    小寻似懂非懂地点头,“少爷,我明白您的意思了,小寻一定牢牢记着为国为民,不管什么时候都不忘初心。”

    姬傲剑挥了挥手,“既然你已经明白了,就去七小姐船上找兰花总管,她会给你分派接受任务的。”

    小寻答应了一声,往外行去。

    然后不一会儿又转了回来,“少爷,任大人求见。”

    “哪个任大人?”

    “就是小蝶姐姐。”

    “看,我说中了吧。”姬傲剑老神在在,“这一闹经济危机,连她都赶到松江来当接受大员了。”

    小寻点头,“少爷料事如神,定然不错。”

    任小蝶昂首挺胸走了进来,作为一代高手,风采面容与五年前也无什么差别,对着姬傲剑屈膝道,“臣妾见过皇后娘娘,皇后娘娘万福金安。”

    姬傲剑木然了一会,决定不和这个白痴计较,“蝶妃免礼。”

    任小蝶站直之后,一脸悲戚地问道,“皇后娘娘,请问天帝爷安在?”

    姬傲剑也唏嘘起来,“天帝爷辇驾已返归九重天白玉京,你只要虔心上香,自当能在梦中相会。”

    “也只能这样了。”任小蝶不住地抹泪,“臣妾毕竟不如娘娘你马上就要飞升,和天帝爷又能直接见面。”

    姬傲剑皱眉,“好了好了,等我见了三姐之后,让她直接渡你上天就是。”

    任小蝶眼睛一亮,“当真?”旋即又愁苦起来,“若是你见到三姐时,我已经骨头化灰好多年,渡无可渡,那怎么办啊?”

    “你多虑了。”姬傲剑随口安慰,“修仙达到功参造化的境界,逆转生死,颠倒因果,改变轮回,追溯时空什么的,那都是很轻松的事嘛。”

    “这就好,这就好。”任小蝶喜不自胜地畅想,“我就等着三姐掌控大道之后,把我拔出苦海,名列后宫,从此过上幸福美满的生活。”

    姬傲剑道,“不是该名列仙班吗?”

    任小蝶不假思索地说,“位列仙班有什么意思,做人总得更有追求一点。”

    “想进别人后宫哪一点算是有追求了!”

    姬傲剑没好气地说,“蝶妃,你究竟是干什么来了?”

    任小蝶摇头晃脑地说道,“娘娘,本官虽然不是外交大使了,但如今入擢户部侍郎,照样可以开各种身份证明,所以七哥就让我来为你见证一些亲友。”

    小寻奇怪地问,“少爷都还有什么亲友?”

    “小寻妹妹,你可知道娘娘在北美有一个表弟,还有一位表姐?”任小蝶乐滋滋地回忆,“当初我们还是一起见证了世纪婚礼,那场盛况想想都激动。”

    小寻点了点头,“我知道,最近都见过古塔了。”

    任小蝶又道,“他们既然是娘娘的表亲,当娘娘飞升以后,作为亲属就可以继承娘娘的一部分遗产,这没错吧?”

    “嗯。”

    任小蝶继续说道,“可你和娘娘没有任何关系,那你将来怎么名正言顺地接管娘娘名下的产业呢?我就不一样了,当年我在英国就给自己开了证明,成为了三姐的表妹。”

    姬傲剑冷冷地道,“你只是犹太大师密释纳的表妹而已。”

    “那是,那是。”任小蝶也不否认,“所以,我现在不是过来重开证明了吗,这就帮大家把名分都给定下来。”

    小寻终于有点明白了,“小蝶姐姐,你的意思是说,我们都要成为少爷的表妹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