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五章 敷衍

小说:铁血1933 作者:东方胜 直达底部

    PS:这是今天第一更,谢谢大家。

    六十七军的吴副官先说道:“金老哥(其实这吴副官年纪比金霸天至少大了十岁以上,可是有求于人别说叫个大哥,大爷也得叫啊)。不是我吴某人有意见,俺们六十七军确实不是zhōng yāng军也不跟zhōng yāng军比,我就跟东北军比,我们六十七军可也打鬼子了。为什么偏偏给唯独于学忠的五十一军弹药不限量供应,还换了许多新式火炮。”

    五十七军的缪副官说道:“你们六十七军就可以了,掩护十七军的侧翼,跟zhōng yāng军后面捡便宜就行了。俺们五十七军独当一面的。五十一军为了收复天津租界确实需要大量的火炮和炮弹,可俺们五十七军的任务是收复秦皇岛和山海关,那里就比收复天津租界容易了吗。最需要新火炮和炮弹的是我们五十七军。”

    五十三军的万副官说道:“你们五十七军收复不了秦皇岛和山海关也都没什么,只要把鬼子逼出承德一线,那里的鬼子就成了孤军,自然就退走了。再说了,现在小鬼子的列车炮和海军频频出现海难事故,对战事的援助有限。而我们五十三军可是要给商震的三十二军擦屁股的,不服的话咱们可以把差事换一换。”

    那四十九军的刘副官也说道:“我们四十九军是总预备队,可是总预备队手里总不能没有预备之弹药把,这事还得金老哥多多帮忙啊。”

    骑兵第二军的何副官倒是好说话:“金老哥(这个也比金霸天年长许多),我们骑兵第二军就用不着那么多炮弹和火炮了,这是北平军政部宋部长开的条子,一万支中正式,五百门六零迫击炮。宋部长说了,下次货到了优先装备我们骑兵第二军。我就想问问什么时候能到。”

    骑兵第二军的军长何柱国此时已经开始联系南京zhōng yāngzhèng fǔ着手进行改编问题,其他五个东北军的陆军还处于眉来眼去郎情妾意的地步。现在东北军能维持的住,不过是靠着南京zhōng yāng一个月给每个军的几十万维持费。

    陆军一军五六万人,几十万元虽然不够开军饷的,可是饱饱肚子难度还不大。骑兵不比步兵,自古骑兵就有一马顶五人之说,这不但是指战斗力,也是指花费。战马不是野马,不是只吃青草即可,战事呼之即来,战后呼之则去。那是小说家才能写出的状态。青草吃多了除了拉肚子对战马没有半点好处,战马除了草料外还要吃豆料,麦料,麸料,战时每天一个鸡蛋是必不可少的。

    虽然骑兵第二军只有一万多人马(四个骑兵师,每师两千多人马),可花销却比一个五六万步兵组成的军还要大。还好现在长城线的形势不错,何柱国还可以用赊账的方式来拖延一下,可是每天都有一票要债的跟在后面也让何柱国极为难受,可战马还要吃东西,还要赊账就得还了老账。

    没了东四省根基的骑兵第二军都明白,是时候换个牌子了。少帅出洋之前,何柱国就开始和南京方面联系,现在比其他几个军头多走了半步,本来这五连发的中正式只装备整编师的,但是考虑到骑兵在北方的特殊xìng(自古北骑南舟而小鬼子火力自动化程度并不高,骑兵在旷野冲锋还是蛮有威力的),给骑兵第二军装备中正式也无不可(五连发中正式长一点一米,可以看做是骑步枪)。

    也不是说其他几支东北军不想卖身投靠zhōng yāng,拿掉地方军阀的牌子,可是这总要有个过程,就像那清倌人卖身接客之前总要说几句:“奴家是卖艺不卖身的啦。”,给清倌人赎身的时候妈妈也要说:“我这不是卖女儿,是嫁女儿。”(金霸天躺枪)这样往往才能卖个好价钱是一样的道理。

    看那骑兵第二军的何副官有条子,金霸天就知道骑兵第二军的何柱国已经和zhōng yāng走的很近了,到现在为止中正式五连发步枪生产了二十多天,每天6000支的产量共卖给了南京zhèng fǔ十二三万支的样子。这十二三万支中正式五连发步枪大约够三十万部队所需(军队里不是人人拿步枪的,cāo作火炮冲锋枪轻重机枪的一般占半数,而嫡系zhōng yāng军改编的整编师这个比例还要大)。但是比起南京六十到八十个整编师的换装需求来,还远远不够。三十万人不过是第一期十个整编师的编制(何况宋部长还给税jǐng总团的三万人也换装了),按照六十个整编师计算,只完成了六分之一,按照八十个整编师计算,完成度八分之一。

    金霸天合计着,现在骑兵第二军的状态大约和二十九军差不多,属于亲zhōng yāng势力了。不过因为骑兵不能装备大炮,只要了新式步枪和六十毫米迫击炮。看来这zhōng yāng真的把新式步枪的装备条件稍稍的放宽了,不过如果自己真按照条子上面优先装备骑兵第二军,那就是自己不知道进退了,恐怕装备了骑兵第二军后这笔军火款也要不到手。

    宋部长如果真的想给骑兵第二军装备新式步枪,那只要在两三天一次的军火交易之后把新式步枪给骑兵第二军换装就是了。写个条子很明显就是敷衍他们嘛。这事自己也得照此办理,回去问问宋部长的想法。

    不过话不能这么说,那就得罪人了。金霸天看了一下条子是宋部长的亲笔之后说道:“既然是有宋部长的条子,那就好说了。过一两rì就有一批军火到了。到时候先给骑兵第二军优先拨付,虽然这次数量可能有不足,但拿来练习准备换装也是好的。”

    何副官端起酒碗来:“这事就拜托金老哥了,我何某人先走一个。”说完一口气干了。

    “条子我们也有啊。”其他几个副官一看,纷纷拿出自己手中还没兑现到的条子(这种事很正常)拿给金霸天看。

    金霸天只好说道:“莫要急,一个一个来。但是我要先说两点,第一,我个人只负责宋部长和蒋委员长亲笔签的条子。”

    副官们检查了一下,条子少了一半多。金霸天又说道:“枪炮弹药是我负责的这一块,装具药品军饷等不归我管。”

    然后条子又少了一半,金霸天挨个看了看,都是些子弹炮弹之流的消耗补充,很正常的,火炮的条子也没有超过100毫米口径的,另有一些轻重机枪的条子,都是补充在战斗中的正常损耗。每个单子也就几十万几百万发子弹或几百几千发炮弹,不过弹药的这数量加起来就不小了,毕竟是四个军二十万人的补给,这也是一个多月来东北军的损失消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