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章 五五二十五

小说:铁血1933 作者:东方胜 直达底部

    PS:逆推什么的,以后不会再有了

    金霸天早就不记得还有一个资产几十万美刀的皮包公司当年和自己过不去的,现在利民拆船厂每天的销售额都完爆它的总资产。.说是一台印钞机器也不过分,重要的是别人不知道利民拆船厂除了工人的薪金花红和一点点微不足道的赋税之外全是净利润。

    金霸天当然不会去做那种年年亏损的假账,但是账目上买船的钱还是要支出的——大约就是从自己的一个银行账号转到另一个银行账号上,每年下来船厂账面也就微利的水平。外人想想也是,东西卖这么便宜还能赚多少啊,对此金霸天的解释是薄利多销。

    于是想要购买机器做实业的主往往要预定等上几天的货。这些年农产品价格稳中有降,显然选择做大地主是没什么意思了。不要以为种地是稳当的行当,这一年想要有收益首先要老天爷给面子,不然一个旱灾蝗灾水灾那这一年可真就血本无归了。

    除此之外碰上战乱就是老天爷给面子也没用了,这是人为因素,就那今年来说可预见的陕西宁夏山西绥远将有一部分地主破产——不管是焦土抗战策略还是小鬼子对粮草的需求都会对鬼子当时占领区的农业生产造成破坏。

    相对而言,眼下投资工业尤其是相对投资小见效快轻工业还是比较受欢迎的。机器纺纱厂,机器榨油厂,机器制砖厂,机器面粉厂在各地都是有利可图的。由于水运和海运的便捷和低成本上海那里的民营造船厂已经能制造万吨级的货轮——其中货轮需要的各种机器配件和造船用钢板自然是从利民拆船厂进货。

    于是金霸天开始思考这个过程,自己这里把船拆了,配件卖到上海,他们组装起来卖出去。这还真是很有意思的过程,不过算了,就当是为了国内造船业培养人才。还创造了这么多就业岗位——不走这么一圈很多人要饿肚子的。

    十一月的北方一早一晚已经是寒风凛凛,但顺义北大营的营区中正有上万人挥汗如雨的在大校场摸爬滚打。这其中就有当年保北的土匪小喽啰后任铁道工兵团段长的江云梦。

    话说这江云梦娶了小寡妇之后不到一年时间就险些被榨干。幸好那小寡妇关键时刻怀了江云梦的孩子,江云梦才保住一条xìng命。可随着孩子生下来结束月子又开始夫妻生活,还是让修养了十个月的江云梦还是有些吃不消。

    此时的江云梦已经不是当年那个愣头青了,他知道要活下去唯有加强锻炼以及和老婆两地分居。此时正值zhōng yāng军扩招,在土匪窝里稍稍懂了一些热武器经验的江云梦告别了老婆孩子热炕头的田园生活毅然踏上了从军之路。

    虽说有在土匪窝里普及的热武器知识和铁道工兵团临时段长的半军事化管理生活。但是正规军的训练之苦也是让江云梦咬着牙才坚持下来。每天晚上累倒在床上大口喘息的时候江云梦偶尔会想:“还不如回家去让那个小娘皮吸死算了。”

    江云梦后记:江云梦从军的五年时间。其族中叔伯父兄共计六人英年早逝。五年间江云梦抽时间回家探亲六次,期间老婆又给他生了三个孩子皆是江氏骨血。

    金霸天和时任整编二十九军军长的张治中骑马在大营的cāo场周边缓缓而行——金霸天这点技术有人牵马骑在上面慢慢走还行,策马奔腾那可就要了亲命了。

    两人看了一会新兵训练,张治中忍不住问道:“老哥哥在天津可好?”

    “老哥哥身体挺好的。那是没的说。”金霸天答道:“这次我去天津给老哥哥送了一百万大洋。以后rì子会更好。”

    “那就好。”听说退休有一百万大洋的退休金,张治中也是有些眼热的,老西北军也好二十九军也好,那都是穷的叮当响的主,这些师长旅长的一百万大洋有可能经手过。但那不是自己的。想到自己几年或十几年后退休时大约也能拿到这么多退休金作为补助后半生定是衣食无忧了。这事zhōng yāng那主做的还算地道。

    去天津回来又去了二十九军,金霸天算是把任务交了——不过,奇怪的是为什么完成跑腿任务没有经验呢。这不科学,这年头杀鬼子都有经验的说。

    总之,疑惑中的金霸天下马乘车回到家中。

    “最近没什么经验和金钱的收入,一定是运势不好的缘故。不如,吃了白梅梅转转运?”

    “近期最流行的是逆推,怎么安排一下?那些家伙好像都是集体中了yín毒什么的,话说这毒药哪有卖的?”

    晚上院子中华灯初上。金霸天叫来白梅梅来到院中四进的一处无人的屋子来做饭后的健身运动:“梅梅。你愿意做我的女人,是?”

    “是。”白梅梅对眼前的男人坚定的说道。已经被非礼无数次了,也不差那临门一脚了。

    “很好。”金霸天拿出一根绳子:“这样,今天你逆推我。”

    “还要捆上吗?”白梅梅拽拽绳子,很结实。

    “那当然。今天我是受害者。”金霸天说着躺倒在火炕上去,一副英勇就义的表情。

    “坏蛋。”白梅梅骂了一句,还是依照金霸天所说的办了。将金霸天双手捆起来,定在火炕的一处柱子上。

    “来。我是不会屈服的。”某人大义凛然的说道。

    “是吗?”白梅梅不知道从哪找出一根九尾鞭,“啪”一鞭就抽了上去。金霸天衣服开裂。虽然白梅梅力量掌控的极好,但是金霸天露出的身子上也难免红了一道。

    “等等,剧情好像不是这样的,你直接推就好了我不会反抗的。不带玩器械的啊。救命啊。啊…”

    还没等金霸天喊破嗓子,大院中三进四进五进居住的女人纷纷赶了过来,既有瓦尔梅梅里亚黛娜这样已经有过肌肤之亲的暗夜杀手妹妹,也有小妾填房丫鬟喜儿,小倩,小菊,小竹,玉梅,李晓月,更多的自然是居住在后院的戏班,台柱子十二人,大丫鬟十二人。

    这时鞭刑已经结束,身上只剩下布条的金霸天此时也只剩下“啊啊”的力气了。白梅梅则是宽衣解带,对来的观众们嫣然一笑:“老公要玩处女逆推,我来配合一下。还有报名的嘛?”

    和金霸天有过肌肤之亲的女人都相信他玩的出这个花样的,也不奇怪,各自散了去。只留下一群被金霸天养了两年的戏班,话说这些女人刚来府中的时候还是女孩子,可耳熏目染下来她们都已经长大了。而且平rì里豆腐也没被少吃,可以说出去嫁人也只能做小的——在国内看来,金霸天平时这种程度的搂搂抱抱亲亲摸摸已经和失贞无疑。

    一群早就熟知男女之事的戏班女子们纷纷举手:“我,我们要报名。”

    “那好,你们自己排队。我来第一个。”白梅梅轻轻踩着金霸天的要害:“好像不够看啊,居然连我的腿都弹不开。”

    白梅梅的坏笑中拿出一瓶九阳甘露,金霸天泪奔,自己买的那瓶到现在还没喝过呢。怎么说也是兴奋剂不是,多多少少会伤身体的。

    白梅梅给金霸天强行灌下九阳甘露,又用白皙粉嫩的身体挑拨了一会金霸天的火气,很快金霸天X了。临门一脚上,白梅梅也显示出一点慌张来,不过最后还是一沉气轻呼了一声。

    看到白梅梅吃痛,练肌肉都有些颤抖这时金霸天才有一种出了一口恶气的感觉,呼了一声“舒服。”

    许久,适应了初为女人的白梅梅缓过来,看着两排准备刷后宫的戏班女子对金霸天说道:“老公,我保证,一会你会更舒服的。”

    看着二十四个满面通红的戏班乘员,金霸天叫道:“雅蠛蝶。”

    白梅梅可不管那么多,等舒服过后,侧躺在金霸天身边对下面喊道:“下一个。”

    戏班台柱子chūn桃披了衣服,扭扭捏捏的坐下来。

    等chūn桃下去后,白梅梅给金霸天第二次灌药,喊道:“再来一个。”

    戏班的二号台柱子秋香又爬上火炕……

    这一夜,金霸天无眠。

    第二天,金霸天打电话请了假在家补觉。谁这么折腾一夜jīng神上也受不来的,置于身体吗,有药物顶着反而没什么事。

    现在金霸天总算知道了,这个名叫九阳甘露的药物效果超好,对局部充血恢复体力甚至提神醒脑都有很强的功能。只是,药效过后还是需要休息。

    下午一点左右,金霸天才醒过来,让后厨热了饭菜。金霸天大块吃肉,大口喝酒,米饭都多吃了一碗。心中暗暗计算着晚上的家法。

    家法当然是要处置白梅梅的,只是执行家法也是需要体力的。补充了能量,下午又休息了一会,金霸天伙同瓦尔梅和梅里亚这两个心腹,将白梅梅在金霸天战斗过的地方绑了起来。

    在白梅梅身上征战了一番执行了家法后,金霸天魔手肆虐嘿嘿笑道:“白梅梅,家法的滋味怎么样?”

    白梅梅满面红光:“主人,再来一次。”

    旗帜瞬间倒下,金霸天心想,莫非还得喝药不成。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