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6章

小说:重生岂能再穷途 作者:拔丝墨斗鱼 直达底部

    (看这章之前,希望大家能先打开刘德华的《来生缘》这首歌,然后在歌声中阅读。)

    ……

    张宸感觉自己的头很痛,好像就是在地震中救小女孩时被石块砸中的位置。

    我还活着?!

    张宸勐的惊醒,他抬手想揉自己的头,却发现双手都被绑着,在向周围看去,他发现自己好像在医院里,而且环境看起来十分的熟悉。

    床边的护士看到张宸醒了,没好气的说道:“好心好意让你自己去上厕所,你却跑去用脑袋撞大门,害得我被护士长骂了一通,以后就得绑着你,看你还乱跑不!”

    张宸皱着眉头看了看四周,然后又闭上眼睛思考了一会儿,最后才睁开眼睛缓缓的问道:“这里……是精神病院?”

    护士冷笑一声:“不是精神病院还能是哪?你以为是夏威夷啊,本来脑子就不好,这一撞可倒好,彻底傻了,看来你这辈子离不开这里了!”

    说完护士推着瓶车走出了病房,然后在外面上了锁,只留张宸独自一人在病房中。

    张宸有些木讷的看着天花板,他的大脑还没有完全反应过来,难道重生的那八年经只是一场梦,可这梦怎么能那么真实,所有的点点滴滴都清晰的印在自己的脑袋里。

    又过了几天,张宸终于接受了现实,自己确实仍然被关在精神病院里,而梦中被判死刑的祖凤海却仍然在现实中逍遥快活,这也许就是所谓的“黄粱一梦”吧,一切都那么真实,却只是过眼云烟而已,梦中费尽心思的报仇,现在想想还真是可笑。

    因为被列为重度精神病患者,所以张宸一直被锁在病房里,根本就没有机会外出,枯燥乏味的生活消磨着他的意志,也让他对未来的生活彻底失去了信心。

    在沉寂了半个月之后,张宸终于迎来了第一次离开病房的机会,因为竟然有人要探视他。

    张宸有些诧异,他被列为重度精神病,正常来说是不允许探视的,再说自己也没什么亲人了,究竟会是谁来看自己呢?难道是祖凤海要来羞辱自己?

    两名男护用束缚带将张宸的手反绑在腰上,然后就好像古时候犯人游街一样牵着他走出了病房,探视间在整个疗区最靠外的位置,所以要穿过整个疗区才能到那里。

    在经过轻患活动区的时候,正赶上播放音乐的时间,一首轻音乐结束之后,一段熟悉的旋律响起,虽然没有歌词,但张宸立刻就听出这首歌是《来生缘》。

    一股莫名的情绪涌上心头,一个女孩的面容清晰的浮现在张宸的脑海之中,难道那段刻骨铭心的感情也是一场梦?

    不!不可能!否则这股发自心底的酸涩怎么会如此浓烈,如果没亲身经过,怎么会有这种痛彻心扉的感觉!

    就在这一瞬间,张宸想笑,想哭,想撕心裂肺的喊出来,他感觉自己马上就要崩溃了,再这样下去,或许他真的要疯了。

    “张宸?!”

    刚迈进探视间,一个无比熟悉的轻柔声音响起,就好像清澈的泉水一般抚平了张宸心中的狂躁,他缓缓的抬起头,脑海中的面容竟然真的出现在现实之中,出现在自己面前。

    怎么可能?我真的疯了吗?

    张宸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切,而那个唿唤他的人再次开口说道:“你竟然是真的!这一切竟然是真的!”

    两名男护被探视者的话搞得有些莫名其妙,他们心里在想:什么真的假的,这个人不会也是个精神病吧,靠,两个疯子!

    男护把张宸绑在椅子上,其中一名男护冷冷的说道:“我只能给你们三分钟的时间,不然被医生发现就惨了,有什么话赶紧说!”说完两名男护就出去把风去了。

    “思菡……”

    白思菡的面容还是那样的白皙,那样的美丽,虽然有了一点岁月的痕迹,但却更增添了一份成熟的韵味,张宸多想伸手去抚摸一下她的脸,可自己的手被绑着,他无能为力。

    “没想到这一切都是真的,最近我总是做同一个梦,梦到大学时遇到一个叫做张宸的男生,还梦到他坐在床前一遍又一遍的给我讲他自己的故事,感觉那么的真实,都是真的,竟然都是真的!”

    白思菡的语调有些颤抖,看来她的内心也是非常激动的,她走上前,毫不嫌弃的抚摸着张宸那张憔悴的脸,泪水顺着眼角淌了下来。

    之前张宸还觉得重生的经只是一场梦,但当见到白思菡之后,他意识到这一切可能并不是虚幻,他有无数的话想对白思菡说,但他清楚,自己只有三分钟,如果不抓住这三分钟的机会,那这一次的见面很可能会成为永别。

    张宸冷静的说道:“我需要你的帮助。”

    “可是我该怎么做?”

    白思菡知道张宸所有的事,知道他是被祖凤海陷害的,但她不知道该怎么做,虽然她家境不错,但和祖凤海根本就没法比,而且也不是本地的,就连这次探视她都是花了一千元的代价才实现的,她真的想不出什么办法可以把张宸救出去。

    “别慌!”沉稳和自信再次出现在张宸的脸上,“你记下一个电话号码,出去以后打这个电话,你就和他说这个电话是十年前他亲口告诉我的,现在我需要他的帮助。”

    “好,你说吧!”白思菡快速的点着头,并仔细记下张宸说的每一个字。

    当张宸刚刚说完一遍电话号码的时候,门外的两个男护突然冲了进来,他们拉着张宸就往外走,其中一个嘴里还念叨着:“快走快走,医生查房了。”

    张宸被带回到了病房,与几分钟前离开时不同,此时他的脸上浮现出对生的希望。

    ……

    三天过去了,没有任何的消息,不过张宸并没有心灰意冷,就算之前的那个办法没有用,他也不会放弃,因为他知道这个世上还有一个白思菡,无论如何他都要活下去,都要离开这里。

    吃过晚饭之后,张宸透过窗口的铁栏向外望去,他在思考该如何从这里逃出去,就在这时,病房的门被粗暴的推开,两个高大魁梧的光头男子走了进来,随后跟着的是祖凤海。

    两个光头男子不由分说的抓住张宸的肩膀把他按到墙上,祖凤海满脸蔑视的走到他面前,用威胁的口吻质问道:“说!前两天看你的那个女人是谁?你都和她说了什么?”

    张宸轻哼一声,毫无畏惧的和祖凤海对视着,这让祖凤海不禁心中生疑,按理说无论什么样的人住到精神病院里一个多月,精神和心里都会受到打击,可从张宸的脸上却看不出丝毫的意志消沉,眼神反倒比入院之前更加的刚毅。

    就算坐拥亿万资产的祖凤海都不具备这样的眼神,他实在是想不明白,仅仅一个月的时间,张宸究竟经了什么才会有如此脱胎换骨的变化,难道说当初把他送到精神病院是一个错误?

    此刻,祖凤海心里生出一个狠毒的念头,那就是张宸这个人绝对不能留,就算他现在深不可测的眼神只是一种错觉,但他知道的太多了,留着他对祖凤海来说迟早是个隐患。

    做好决定之后,祖凤海对两个保镖一招手,说道:“带他走!”

    “你们要带我去哪?”张宸有一种不详的预感。

    祖凤海冲着张宸一阵阴笑,阴阳怪气的说道:“你是我的好女婿,我当然要带你去享福了。”

    张宸意识到祖凤海可能想要害自己,他先是装作顺从的样子,当祖凤海转身往外走的时候,他勐地发力从两名保镖的牵制中挣脱出来,然后冲向了祖凤海。

    张宸确实打了对方一个措手不及,不过祖凤海的保镖也不是吃素的,两个人都是特种兵出身,张宸刚要去抓祖凤海,两个保镖就同时出手,一上一下对张宸身后发起了攻击。

    “砰砰”两声,张宸的后心和脚踝被同时击中,眼看着差一步就要抓住祖凤海的后脖颈,但他还是失去了平衡摔倒在地。

    看到张宸竟然要偷袭自己,祖凤海气急败坏的骂道:“t敬酒不吃吃罚酒,好,老子今天就让你吃吃苦头,看你还敢不敢不老实,你们两个,给我狠狠教训一下他,记住,别伤到脸!”

    说着祖凤海回身将病房的门关上,以免被外面的人看到,可是就在门即将被关死的一刹那,门外突然传来一股力量,“嘭”的一声,直接把关门的祖凤海顶飞了出去。

    祖凤海重重的摔了个屁墩儿,他指着门口就骂道:“哪个sb撞门,活腻了是不?”

    看到老板吃亏,两个保镖也不干了,他们刚要冲向门口,却齐齐的停住了脚步,因为从外面进来的是四五个穿着军装的士兵。

    “两个废物,难道我花钱雇你们是让你们来看热闹的?”祖凤海一看保镖不敢动手,火气更大了,“你们不是特种兵吗?给我打,出了事我兜着,军区刘旅长是我哥们儿!”

    两个保镖依旧没有动作,他们两个是特种兵出身,基本的眼力还是有的,虽然没有交手,但他们看得出来,对面的几个根本就不是普通的士兵,随便挑出哪一个都不是他们俩能对付的。

    “认识个破旅长就这么猖狂?老子今天倒是要看看这事儿你兜不兜得住!”

    人还未见,一个无比嚣张的声音就从外面传了进来,张宸抬头一看,只见一身上校军装的陈枫影从门外走了进来……(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