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五十六节 三害的行动

小说:张三丰异界游 作者:写字板 直达底部

    “无量天劫要来了?”猴子皱着眉头道:“真的假的?我怎么没得到什么消息啊?”

    “这么大的事情,我能胡说吗?”贫道苦笑道:“绝对是真的,我师傅和佛祖都已经有预感拉!”

    “哈哈!”猴子却突然纵声大笑道:“来就来吧!不就是无量天劫吗,俺老孙可还没怕过什么那!正好清闲了这些年,也该活动活动筋骨拉!”这个家伙就是这么豪气。

    “说的好!”忘忧也笑着附和道:“这才有些斗战胜佛的样子,有道是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打就是了,小小无量天劫还把咱们如何?”

    “哈哈,还是弟妹有些意思,不和这小牛鼻子一般,竟然瞻前顾后的!”猴子见我愁眉苦脸的样子,立刻开始讽刺道:“你不是真怕了吧?”

    “唉,我本人倒是无所谓,只是家里的那群夫人,实力不强,我有些担心啊!”贫道随后却调笑:“难道你就一点不担心嫦娥?”

    “恩!”嫦娥立刻把眼睛一瞪。

    猴子赶紧道:“怎么会,只要有俺老孙在,谁还动她汗毛不成!”

    “哈哈,猴子也会油嘴滑舌拉!”忘忧笑道:“进步不小啊!”

    猴子顿时老脸一红,不敢多话了。倒是嫦娥突然叹了口气,道:“唉,我知道我是个累赘,如果倒是情况不妙。我自会了断,夫君切记,不可挂念我,务必要保重自己!”

    “胡说什么!”猴子脸色一正。道:“谁敢动你一根汗毛,得跨过俺老孙的尸体才成!这些丧气话,切不可多说了!”

    “是啊,情况未必那么糟糕呢!”忘忧也连声安慰道。

    “你们不用骗我了,怎么说我也在天庭待了数万年,无量天劫的恐怖早有耳闻,上次为了度劫,两位上古大神形神俱灭,甚至还包括女娲娘娘那样的超级高手,而其余各路神仙。据说十损**,我一个不懂战斗地弱女子,哪里还有活下来的可能啊?”嫦娥摇头苦笑道。

    “未必。未必!”贫道笑道:“上次无量天劫来得太突然,这次我们却是早有准备,定然不会出现上次的损伤。”

    “但愿如此吧!”嫦娥微笑着道。不过从她眼角眉梢带出的哀愁看来,她还是很担心地。

    “嫦娥姐姐,你看!”忘忧突然道:“我知道你实力不强。所以特地给你找了两件护身的宝贝出来。”说着,忘忧递给嫦娥两件法宝,一件是五彩天衣。一件是五行玲珑宝塔,都是五行属性的护身法宝,最适合嫦娥这种练习玉女真经的人使用。

    嫦娥毕竟是天庭中人,见识不凡,一看就看出这两件法宝的厉害之处,连忙道:“天哪,这恐怕是上古大神遗留的宝物吧?”

    “是啊,我继承了共工的衣钵,这是他留下的东西!”忘忧笑道。

    “哎呀。这可太贵重了,我不能要!”嫦娥连忙推辞道。

    “你就拿着吧,说实话,现在除了你还真没几个人能完全发挥出它们的威力来呢!”忘忧笑道。

    “是啊,你就拿了吧!”贫道随后调笑道:“其实,这东西已经进了猴子的眼,这个贼祖宗看上地东西还能有跑?你就是现在不要,他一会也得偷来,何必麻烦呢!”

    “哈哈!”猴子大笑道:“算你小子识相,嫦娥,你就收了吧!”

    见到猴子发话,嫦娥这才道:“如此多谢弟妹了!”

    “不用谢拉!”猴子却大言不惭的转脸对我道,“我的那一份呢?还不快拿来!”

    “你这泼猴!”贫道哭笑不得地笑骂一声,随后把准备好的东西递给他,道:“拿去吧!”

    贫道给猴子的是一个水做的小人,面目模糊,身体也不匀称,难看的要死。猴子接过来之后,却一脸惊喜,笑道:“好宝贝,灵气如此丰厚,想必威力很大吧?怎么用?”

    “这不是攻击型地法宝!”贫道笑道。

    “那是护身用的?可我用的着护身吗?”猴子好奇地问。

    “你的皮已经够厚了,当然用不到!”贫道苦笑道:“这是个辅助型的法宝,名叫水傀儡!”

    “辅助型?”一听和战斗没关系,猴子顿时失去了兴趣,无精打采的道:“那是干什么用的?”

    “它可以替代你承受伤害,如果在战斗的时候,有一种攻击令你受伤,那么你所受到的伤害就会转移到水傀儡身上,哪怕就是你被我用昊天神剑腰斩了,你也有一次活命的机会,当然,水傀儡也是有限度的,他和你地身体素质一模一样,一旦你受到的伤害达到致命的程度,那他就会被摧毁,你再受伤就要自己承受了!”贫道解释道。

    “好东西,那不就等于我多了条命吗?”猴子立刻兴奋起来,随后笑问道:“要是攻击打不破我的防御呢,水傀儡会受伤吗?”

    “当然不会,只有能叫你受伤的攻击才会转移!”贫道笑道:“以你的变态防御来说,受伤的机会并不多,致命的几喜更小,所以这东西对你来说,是在合适不过了!”

    “哈哈!”猴子连声笑道:“好好,果然不错,就是一个太少了,要是坏了怎么办?你得多给老孙几个才成!”

    “靠!”贫道苦笑道:“你以为这是什么?还多给几个?告诉你,这是共工大神亲手所制,除了他以外,别人谁也造不出来。而到了我们手上。也只有就这么一个而已!”

    “好啦猴子,你就别不知足拉!”忘忧也笑道:“这东西只要不彻底被摧毁,在受伤之后还可以修复,仅仅要花费一些时间罢了!”

    “哎呀。这么好的东西,你们怎么不留着呢?”嫦娥连忙劝说道:“他皮糙肉厚,不怕打,你们可没他那么阁揍啊?”

    “呵呵,姐姐放心,我有幽水神宫护身,谁还能伤我?要是连幽水神宫都保护不了我的话,即便是有水傀儡也无济于事,人家能杀我一次,就能杀我两次呢!”忘忧笑道:“至于三丰。他有一气化三清的分身术,只要有一个分身不死,就没事。而且他法宝众多,兼之诡计多端,在安全上绝对没有问题!”

    “哈哈,没错,还是俺老孙弱。那就不客气拉!”猴子说完就赶紧把东西收了起来,生怕我们反悔似地。看得我们一阵好笑。

    接下来,猴子总算想起自己是地主来了。立刻吩咐酒菜招呼我们。在酒席上,大家开怀畅饮,甚是高兴,不知不觉的,这话题就扯到了神界里还剩余的一个势力,猴子对我们道:“现在,整个神界基本上都已经被天庭掌控了,唯独只有西方的希腊诸神还在哪里腻歪,要不是看着他们是雅典娜地亲人份上。我早就打上门去了!”

    “我可没这样的亲人!”忘忧恶狠狠的道:“我一出生被我那个父亲给吃到肚子里,他那可笑的理由竟然是怕我长大了篡位。切,以他的实力根本不可能预感到那么久远的事情,这分明就是胡说。等我好不容易跑出来,他又百般刁难我,要不是我在对外战争中立下大功,恐怕早就被他给铲除了。我的父亲要杀死我,我的叔叔们则垂涎我的美色,我的母亲和姐妹则妒忌我地美貌,哼,我在那个肮脏的家庭里根本就是个多余的人,不对,准确地说,我应该是他们大家的眼中钉,肉中刺,都恨不得我死了他们才开心!”

    见到忘忧如此生气,贫道连忙把她拉到怀里安慰道:“别怕,一切有我,他们谁也不能把你怎么样!”不过话虽这么说,可是我的脸色也是非常的难看。不管怎么说,我们上次被耶稣算计,宙斯三兄弟竟然集体出动,分明是诚心要置我们于死地啊!

    猴子也挠挠头,尴尬的道:“可是在我们东方神界里,做事总是以孝为先,唉,所以尽管我知道那些混账有多么不是东西,也不好替你处置了他们啊?”

    “那我就亲自处置了!”忘忧猛然站起来道:“事情虽然已经过去几十年了,我本来也想听夫君地话,把那笔恩怨忘却,可是不知道怎么回事,我每次想起他们对我做的一切,我就忍不住要气的流泪!对不起夫君,我可以要让你失望了。”

    “呵呵,傻丫头,你只是激愤罢了,他们也确实太过分了些,不过,不管怎么说他们也是你地至亲,我不希望你手上沾满他们的血,这是道义的问题,我绝对不能马虎的!”贫道肃然道。

    “恩,可是……”忘忧难过的爬在我怀里哭了起来。曾经威风凛凛的女战神,在面对至亲背叛的时候,也终于流露出了软弱的一面。不过,相比之下,我却更喜欢现在的她,因为这才是有人情味地人,而不是一块冰冷的石头。

    “好拉!”贫道笑着拍拍她的肩膀,然后嬉笑道:“咱们三害今日聚首一次可不容易啊!要是光喝酒聊天多没意思啊?我提议找个倒霉鬼开张!”

    “好好好!”猴子一听我的话,立刻兴奋的一跳老高,连忙赞成道:“这个主意好,自从当了这狗屁玉帝,俺老孙这几十年只能老实巴交的带着,玩都不痛快,这次你们来了,咱们可一定要闹他个大的!”

    “天那!”嫦娥苦笑道:“三丰,我一直以为你是老实人呢,怎么是你带头提议闹事呢?”

    “哈哈,你可走眼了吧?小牛鼻子是闷骚型,其实他才是我们三害里最坏的家伙,嘎嘎,只是这小子平时总是道貌岸然的,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他是好东西呢!”猴子大笑道。

    “可三害之首不是你吗?”贫道笑呵呵的道:“这可是大家公认地呀,你是抵赖不掉的!”

    猴子立刻苦笑道:“俺是被冤枉的。可怜俺老孙,只因为以前名声不好,于是就被诬陷成了三害之首。其实我是被牛鼻子算计了,我们所有的坏点子几乎都是他出地。跟俺没点关系,俺最多也就是从犯,他才是主谋呢,不信你问雅典娜!”

    “呵呵,好像好似这个样子的!”忘忧笑呵呵的道:“不过这也没办法,谁叫你已经臭名远扬了呢?反正再臭一点也无所谓,按照你们的说法就是……”

    “粪土之墙不可污也!”贫道接口笑道:“你本来就是粪土拉,还怎么能污染呢?你切不可把贫道这个清净之人,和你扯上关系,嘎嘎。我不认识你!”

    “你够狠!”猴子哭笑不得的道。

    “可是神界都基本上平静了,差不多都是咱们自己人,你们去骚扰谁啊?”嫦娥好奇的问道。

    “还用问吗?目标当然是那个剩下的家伙!”贫道微笑着道。“虽然我不好意思把岳父大人给宰了,可是叫他损失一点东西应该没有什么问题吧?”

    “哈,那个家伙最小气,上次我才拿了他的金苹果罢了,他竟然到现在还耿耿于怀!”猴子笑道:“反正这次一定得给他一个深刻的教训才是!”

    “哼!”忘忧也恨恨的道:“我一定要拿走他最后一个铜板!”

    嫦娥哭笑不得地道:“你们现在都什么身份了?一个是玉帝的接班人。一个是道门的重要人物,还有一个竟然上古大神共工地衣钵传人。以这样的身份去小偷小摸,实在是有点胡闹啊?”

    “我们偷东西。还能被人察觉?”贫道笑道:“放心好拉,我们实力不济的时候都能盗出金苹果,现在实力大增,那就更没有问题拉,他们不会抓到我们任何把柄的!”

    “可是神界里,除了你们谁还会这么对待他们啊?所以这一动,保证神界所有神明都马上清楚的知道是你们干地!”嫦娥道。

    “怕什么!”猴子不屑的道:“知道他们也不会说什么的?难道谁还会为了宙斯那几个杂碎来找俺老孙地麻烦吗?”

    “就是,只要不留下证据,就是宙斯也拿我们没办法!”贫道笑道。

    “有证据有如何?”忘忧更是凶狠的道:“有种就叫他们来找我好了。看看我现在是不是可以一个人揍趴下他们三兄弟!”

    “哎呀,我现在总算明白为什么你们叫三害了,果然是三个祸害!”嫦娥哭笑不得的道:“也罢,反正宙斯三人也是太过分了,受点教训也是应该的,你们去吧,记得手下留情,不要弄出人命来!”

    “晓得拉!”猴子随后对我们笑道:“走吧,趁热打铁,咱们现在就去闹个痛快!”说完,猴子首先架起筋斗云,飞向半空。贫道和忘忧连忙对嫦娥点点头,而后赶紧追了上去。

    在半空中,忘忧突然道,“咱们怎么玩?”

    “不如和上次一样,偷偷潜入进去,拿了东西就走!”猴子阴险的笑道:“等他们发现东西没有了,都不知道找谁好呢!哈哈!”

    “不好!”忘忧却立刻反对道:“既然上次玩过一次,那这次再玩就没意思了,而且,不管他们气成什么样子我都看不见,不解气!”

    “啊!”猴子哭笑不得的道:“你想解气,那倒不如直接冲进去明抢,可是不成啊!咱们的身份太敏感,暴露不得。”

    “怎么就暴露不得?难道你还怕宙斯他们报复?”忘忧不满的道。

    “我当然不怕他们,可问题是,我们可比不得你,你虽然继承了共工的衣钵,可是却属于独来独往地人物,爱怎么折腾都无所谓。”猴子苦笑道:“可是我和小牛鼻子就不成拉,要是叫别人知道,我这个天庭主管,他这个道门新秀还在干这样的事情,不仅天庭丢脸,道门的颜面也不好看啊?”

    “没错,师门声誉重要,我可不能让恩师难做!”贫道连忙道。

    “可恶!”忘忧随后笑道:“那我自己暴露身份明着打进去,你们偷偷进去怎么样?”

    “这不是掩耳盗铃吗?”贫道苦笑道:“谁不知道你是三害之一?你的同伙除了我们还能有别人吗?”

    “那怎么办,我不解气啊!”忘忧拉着我的手道:“夫君,你鬼点子多,就给我想个主意吧!”

    “恩!”贫道想了想,突然笑道:“有了,咱们不如如此这般,你看可好?”随后,贫道就把计策和二人仔细一说。

    “哈哈!”猴子立刻大笑道:“还是你小子阴险!”

    “呵呵,那当然,我夫君在转生之后,就被称作阴险军神呢!”忘忧也得意的道。

    “这是夸奖我么?”贫道苦笑的道。

    “哈哈!”随后我们三人纵声大笑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