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一章:聒噪

小说:帝龙决 作者:傲视天龙 直达底部

    玄武阁,和凤凰阁齐名,是落凰城里少有的几个繁华地区之一,当然,这里也是大多修士和文人雅客的聚集地.

    平日这里都是人影绰绰,座无虚席喧闹声满天的,然而此时却安静得可怕,落针可闻,只有众人微弱的呼吸声。

    远古圣兵!

    几个平凡却足以压塌万古的字,此时就好像一根锋利的尖刺般扎在大厅中众多修士的心坎上,让他们压抑得喘不过气儿来。

    紧张之余众人的心也不由得提了起来,无事不登三宝殿,他们都在等待神秘女子的后文想看她到底有什么用意。

    远古圣兵可不是寻常的东西,别说平常的修士就是诸大势力的雄主和霸主站在这里都得心动,不为别的,只因为它是一位大圣毕生的心血。

    只要你不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废物,那么拿着它你就可以横行天下,这不是谣言而是在历史上确确实实的发生过。

    数千年前一个大家族被灭,其唯一的后人历经千辛万苦才逃出生天,数年后这个后人不知道从哪里拎回来一柄远古圣兵。

    毫无疑问,复仇大战爆发了。

    据说那一战杀得血流成河,尸骨成山,连日月星辰都暗淡了,战后有人发现原来那个家族所在地方圆千里都成为了灰烬,鲜血染红了整片天空。

    虽然那个手持远古圣兵的修士也死在了那一役中,但结果仍然让人难以承受,一个涅皇境的强者而已,竟然生生屠掉了对方整个家族。

    要知道那可不是一个平常的家族,在整个玄弥大陆都赫赫有名,光是雄主就足足五位数之多,然而就是这样的一个家族依然难逃厄运。

    远古圣兵的威力可想而知,有大人物说过一旦其全面复苏足以与一位活着的圣人比肩,但前提是你本身足够强大。

    大厅中,傲视天下脸上无悲无喜,平淡的看着前面脸蒙面纱的神秘女子,好像这一切跟他并无关系。

    他跟众人一样都想听听神秘女子的后文,要说后者只是拿这件事来调侃调侃自己没有其他的用意,打死他都不信。

    “心如铁似钢!果然不凡!”神秘女子嘴角轻翘,**的红唇闪烁着一层晶莹的光泽,让人忍不住想亲上一口。“不知···公子可否割爱借小女子一观!”

    果然来者不善,听到神秘女子这句话大厅中的修士都是彼此心照不宣的对视了一眼。看来今天又有好戏看了!

    “不借!”

    傲视天下直接回绝了神秘女子。开玩笑!那可是远古圣兵,各大雄主霸主都会打破头争抢的东西,就这么拿给你,你当老子是傻子啊!

    “怎么?公子莫非是怕小女子借之不还?”神秘女子的声音很动人,听在耳中让人三魂七魄都要离体而出。

    “又或者···”对于傲视天下的回答神秘女子显然早有预料,动人的天籁虽然平缓舒心,但其中却夹杂着一股凌厉的气势,摄人心魄。“你不敢!”

    “天下有麻烦了!”

    凤雪儿秀眉微蹙,眉宇间透露着一缕担忧,一双美眸死死的盯着神秘女子充满了杀意,估计后者稍有异动她就会在第一时间冲出去。

    无形之中她已经把傲视天下当成了自己的私有物品,不容许后者受到任何的伤害,任何人都不行。

    “从刚才的琴音可以判断出这个神秘女子绝对不简单!我估计她也是神显境的强者!”

    范剑开口,脸上闪过一抹无奈。

    在家族里他的天赋虽然不是最好的,但也少有人能够比拟,可现在他却发现自己在这里像街上的大白菜一样,一抓一大把。

    这巨大的心里落差让范剑有些适应不过来,这也难怪,虽然说是金子放在哪里都会放光,但当全世界都是金子的时候估计你自己也不知道自己是哪颗了。

    众人都在等着傲视天下的回答,哪知他这次更干脆,连眼皮都没有抬一下直接朝凤雪儿几人走过去。

    “这···”

    傲视天下的行为让大厅中的众多修士都为之一愣,虽然神秘女子迄今为止没有出过手,但其的强大却有目共睹,这点儿从其刚才弹奏的曲子都可以看出来。

    而从神秘女子先前对傲视天下的态度也不难看出其对后者不乏好感,至少没有敌意,可现在众人不能确定了,毕竟这样的骄楚哪个没有点儿脾气。

    “天下!”

    就众人议论这一会儿,傲视天下已经出现在凤雪儿几人身前,一见到他凤雪儿就急忙挨了上来脸上洋溢着一股喜悦。

    这倒是让傲视天下颇为愧疚,但他也毫无办法,他的心中已经有了一道身影,况且前面的路凶险万分他不想拖累别人。

    “没事儿吧!”

    凤雪儿倾国倾城,长长的睫毛随着如水般的秋眸眨动间轻轻颤动,明亮的大眼睛好似两颗宝石般,璀璨夺目,明亮动人。

    她的美不同于杨颖等人,微笑的瞬间就犹如夜间的玫瑰绽放,盛新迷人,连星空上的皎月都在此刻失去了几分色彩。

    “没事!”

    注视着眼前这张洁白无瑕的俏脸儿,傲视天下微微笑了笑他正准备坐下,一个不合时宜的声音却是在此刻响了起来。

    “哟呵!这不是大名鼎鼎的战体吗!人家只是借一下你的东西而已,又不是不还!是不是啊!我说,作为一个大男人,你干嘛这么吝啬啊?”

    阁楼上,一个阴阳怪气的声音响起让人头皮发麻,众人循声望去,出口的不是黄俊烨又是何人。

    扫了其一眼,傲视天下没有太在意直接坐在了凳子上,这种无聊的人多了,如果都要去斤斤计较一个一个的去生气的话,恐怕自己一天到晚都不用做事了。

    “怎么?堂堂的战体也要做缩头乌龟吗?”

    见傲视天下没有理会自己,黄俊烨嘴角的笑容更加阴冷了,他这么一说他旁边的几人也都是跟着笑了起来。

    “傲视天下!哈哈!我看也只是名字好听点而已!”

    “哎!张月,你可别这么说,人家可是千年难得一见的战体,你在这口出狂言,可要小心你的小命啊!哈哈!”

    “你太高看他了吧!一个灵极境的小修士而已,我一只手就足以捏死他。”

    “哈哈哈哈!”

    这些人都是年青一代的俊杰,强大至极,都是踏入凰院第一关的入选之人且每人的来头都不简单。

    几人与黄俊烨交好自然是明白其心里所想,所以在其出口之后他们也相继出言相激,想逼傲视天下出手借机将其击杀。

    “太过分了!”

    凤雪儿秀目圆瞪,就要上去找几人理论不过却被傲视天下制止了,他可没时间去跟这些无聊的家伙计较。

    “切!战体!我看就是一孬种而已!”

    有句话怎么说的,这世界什么都缺就是不缺犯贱的人。在傲视天下准备息事宁鼓的时候,先前那个叫张月的男子再次取笑道。

    “聒噪!”

    傲视天下眉毛一挑,手中的茶杯化成一道闪电,一闪而过,眨眼间便出现在张月身前,速度之快,让人咂舌。

    “米粒之珠,焉放毫光!”

    张月冷笑一声,手中的折扇凌空翻转,强横的战气如蛟龙般翻腾而开,轻而易举的便挡住了这股波动。

    “啪!”

    哪知,他话音刚落扇子上的茶杯便“嘭”的一声化为了粉碎,整杯茶水飞溅而开把张月淋成了个落汤鸡。

    怒!难以想象的怒!

    张月咬牙切齿,脸色铁青,鼻子都快气歪了!他是谁啊!不说别的,单单神显境的修为都足以让他傲视同代!

    然而现在却被一个在自己眼中是蝼蚁的人泼了一身水,这叫他如何能够忍受,用他的话来说,这真是老虎不发威你还真拿哥当病猫了。

    “找死!”

    张月如一头发怒的母豹子般,发丝凌乱,身形瞬移一般出现在傲视天下身前,抬起拳头就砸了下来,恐怖的气机横扫四方。

    狂猛的劲气似要毁灭一切,与傲视天下同坐一桌的范剑几人感觉胸口好像堵上了一块大石头,呼吸困难,几人间的桌子更是不堪直接在这股气息下化成了粉末。

    傲视天下优哉游哉的喝了一口茶,在张月的拳头即将落在自己的身上时他才动了!一拳!只一拳!张月比以来时更快的速度倒退了出去!

    “噼里啪啦!”

    身形落在地上趔趄了几步张月才站稳脚跟,他每一步都在地上砸下一个两尺深的大坑,只见他整个手臂都被折断了,血肉模糊,白骨可见。

    “这···”

    电光火石般发生的这一幕惊住了所有的人,从张月出手到现在不过过去了十几秒的时间而已,一个神显境的强者就这样被废了,这看在周围修士的眼中无疑是天方夜谭。

    右手被废,张月疼得脸色煞白,虽然修士只要神魂不灭肉身就可以重组,但他显然还没有到达那个级别。

    “我要杀了你!”

    张月神色狰狞,双眼迸溅出两串火花,全身上下涌现出一股强大的气息,神显境的修为暴露无遗。